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从霍格沃兹开始掌控雷电

正文卷 第七百九十七章 蛇佬腔?

  面对倾巢而出的守军召唤物,战局立刻变得焦灼无比。

  各种爆炸声,魔咒飞驰的轰鸣声此起彼伏,战场中心仿佛放起连绵不断的烟花。

  而在这时候,天上的哈利一行似乎觉得局面还不够混乱,对城墙豁口处再次进行了一轮俯冲轰炸。

  《剑来》

  最终他们在损失了三架飞天扫帚的情况下,还是将身上的两组爆破护符全丢了出去。

  这一次投放的炸弹直接落在战场最中心,甚至将不少己方成员都囊括了进去,这种不顾一切的空袭大大出乎守军的预料,所以造成的破坏也大的出奇。

  两只岩石傀儡还没来得及靠近敌人便被炸成粉碎,一座防空散射炮,以及十余名双方的巫师同样倒在这一片殉爆之下。

  不过仅剩的守军还是死死的顶住了攻方巫师,而且由于进攻面十分狭窄,让后方的两台熔岩炮能够完美发挥,一时间轰的攻方巫师连靠近豁口都办不到。

  “可惜了。”副本外的斯内普遗憾道,“如果哈利把这次空袭对象放到炮兵身上就好了,而且伍德究竟是怎么想的,明明知道对手的空中力量十分强劲也不知道防范,他们明明也有自己的空中部队呀。”

  “在战争中,资源的分配向来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安度因笑着摇摇头,“而且空中轰炸这样的战术,即使是守军的空中部队,也没办法完全阻止。”

  “那这种战术岂不是无敌了吗?一架飞天扫帚加几枚炸弹才多少钱,可达到的效果却远远超出预期。”斯内普有些费解的看向安度因。

  “其实他们也有能够抵御空袭的长射程装备。”安度因透露道,“只不过价格比较高,他们或许觉得这么做并不划算吧。”

  “可这么一来,如果进攻方将更多的力量反正空中,他们岂不是遭殃了?”斯内普不满的摇摇头。

  “确实,但难保这不是伍德专门给进攻方设下的圈套,如果珀西加强了空中部队,说不定就要遭殃了呢。”善于给别人挖坑的安度因不禁腹诽着。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可以这么做。”

  斯内普看着从进攻方阵地有升起了十数架飞天扫帚,而守军这边则是见招拆招般兑换出一队格拉灵后,略显惋惜的摇摇头。

  “看来守军还是嫌弃那些远距离防空设备用途太单一了呢。”安度因也略显遗憾的笑道。

  而屏幕上,双方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整段城墙都被魔咒破坏的七七八八,大家仿佛又回到第二阶段那帮,变成了正面的平原战。

  这对守军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倒不是说他们坚持不住了,而是失去城墙后,上面部署的大量防御设备也没了操控的巫师。

  所以在发现这种情况后,珀西这边又开始兑换巨怪加入战斗了,尽管守军的火炮和自爆蛇能够压制这些召唤物,但进攻方的空中部队时不时的袭扰,也令防守方十分痛苦。

  这样的鏖战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此时距离防守战结束,也只剩下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其实如果守军在第一阶段时能够坚持的更久一些的话,这会说不定战斗都已经结束了。

  而在如此高烈的的战斗下,每个巫师或许都已经死了十几二十次,双方的各种军备也是被毁了就买新的,新的上去很快又被打没了。

  就连两边的空中部队都在一次次交锋后,相互抵消的干干净净,一个个又重新变回了步兵参与战斗。

  这么一来巫师们的身体也逐渐坚持不住了,他们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疲惫感,魔力也逐渐消耗殆尽。

  所以打到最后时,大家的发射的魔咒都已经没有了最开始时的准头和力道,而在这时候比拼的就只剩下资源了。

  而论起对资源的把控,防守方一边明显比进攻方要合理,所以他们存下来的功勋值明显多得多。

  或许是看到胜利在望了,伍德见状也难掩心中的激动,忍不住又兑换出一大片自爆蛇,朝进攻方的巫师们压了上去。

  安度因看到这一幕,便知道进攻方大势已去,这一轮进攻如果再被打退,恐怕就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

  想到这,安度因便准备转身离去,要不是斯内普对此感兴趣,他也不会呆在这旁观,倒不是他对此没兴趣,只是现在他手头还有很多实验赶着去做呢,得把握每分钟时间。

  哗!

  不过就在安度因刚打算离开时,身后的人群突然传出一阵惊呼,仿佛出现了什么吓人的事情。

  安度因见状也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随后他也忍不住露出惊讶的表情。

  原来就在伍德放出的那一大批自爆蛇向对手涌去时,它们不知为何突然在一瞬间调转枪头,反过来攻向守军。

  这样的变故着实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原本好端端的战术武装,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反水。

  而这一反水可是非常致命的,那些守军本来都以为要赢了,所以压根就没什么防备,结果被这么一炸,瞬间就被歼灭了一大半人。

  结果那些进攻方的巫师,就这么一脸懵的攻进了守军指挥部,取得了第二阶段的胜利。

  “喂!”

  副本外,看清这一幕的斯内普不由自主的凑到安度因身旁,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弄得那些破蛇该不会是坏了吧?哪有半路掉头攻击自己人的?我也没看见进攻方使用什么特殊道具呀。”

  “不,它们没有坏,这……这是蛇老腔?”安度因看到刚刚的场景也是大吃一惊,不过在短暂的辨别后,他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蛇老腔?”斯内普闻言瞪大双眼,“你是说,是有人用蛇老腔控制了那些自爆蛇?在那群孩子里?”

  斯内普满脸的不可置信,他对蛇老腔并不陌生,这种语言的稀有程度用百年一遇都不足以形容,难道这样的人会出现在一帮小巫师中?

  不过很快斯内普又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不对呀,那些自爆蛇不是炼金物品吗?它们就算是蛇的模样,也不可能听得懂蛇老腔吧?”

  “它们确实是炼金造物,但这不代表它们没有意识。”安度因眉头深锁,冷静的回答道,“这种炼金蛇,是我前段时间研究灵魂魔法时研发的试验样品。”

  “它们体内都被我融入了一部分蛇类生物的灵魂,本来我是打算借此测试能否将现有的灵魂与物质融合,后来发现这些蛇类灵魂,虽然能够在炼金物体内留存,但持续的时间并不长。”

  “所以我后来才将它们废物利用,做成这种自爆蛇,它们能够十分聪明的自动追踪敌人,也是因为有意识辅助的原因。”

  “灵魂与物质融合?你为什么要研究这个?”斯内普像看怪物一样注视着安度因,这家伙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好奇罢了。”

  安度因随口敷衍了一句,其实他会研究这个项目,还是受到魂器的启发,制作魂器的巫师,能够将灵魂分裂并储存在物品上,并借此达到不死。

  但魂器的副作用也十分明显,成为魂器的物品变得难以复原,并且寄宿其中的灵魂也没办法脱离魂器。

  所以他就在想,能不能开发出一种炼金造物,能够让灵魂自由进出,并借助其完成高难度作业。

  这其实就相当于弄一副炼金物品制成的新身体,而如果真能办到这一点的话,安度因就可以利用三清咒的特性,弄出两座炼金分身了。

  只不过这项研究目前依旧处于开发阶段,虽然借由从尼克那弄到的资料,以及魂器、三清咒的知识已经有了不少进展。

  但由于死亡圣器的事更加紧迫,所以被他暂时搁置了,但前期的成品还是有的,那就是被投放到战地副本中的自爆蛇。

  不过相比起自爆蛇,现在的他对那位会用蛇老腔的小巫师更感兴趣,这可是超稀有的特殊技能啊,他连学都没处学。

  而且安度因也没有忘记,那座深埋在霍格沃茨深处的密室,那里的暗门就得用蛇老腔来开启。

  原本他还想着要不要另辟蹊径才能开启那扇门呢,现在有更便捷的渠道,他自然是欣喜不已。

  不过刚刚那名巫师使用蛇老腔的时候,安度因正巧转身准备离开,现在他根本不清楚这究竟是谁干的。

  而且看现场众人的状态,他们应该也没看清楚究竟是谁在造成了这一变故,大家只觉得一切发生的莫名其妙,甚至有不少人都怀疑那些自爆蛇出了毛病。

  面对这种情况,安度因也懒得进行解释,他现在只想赶紧找到那名会说蛇老腔的巫师,好在现场的直播都有备份录像。

  因此安度因没有啰嗦,当即反身离去,至于这场会战的结果,不出所料的话进攻方应该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毕竟在之前的高强度战斗中,防守方的巫师大多都已经耗尽了体力,如果能在第二阶段结束战斗的话还好说,拖到第三阶段他们恐怕没有余力继续下去了。

  返回办公室之后,安度因立刻调取了这场战斗的录像,随后便不断观看那一幕发生前,进攻方巫师的动静。

  不过由于现场摄录仪装配的位置都比较刁钻,距离也比较远,真正查看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困难。

  “看当时的情况,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进攻方处于最前线的几名巫师,其中包括金妮、珀西、纳威、哈利以及几名高年级巫师,而在自爆蛇反水前有异常举动的……”

  “难道是哈利?”

  安度因凑到屏幕前,看着哈利在自爆蛇接近他们前,莫名的俯身动作,有些不可思议的都囔着。

  “好家伙,这小子还有这本事?以前怎么从没见他展示过?”

  又观察了几遍之后,安度因认为还是哈利的嫌疑最大,这让他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不过很快安度因心里又产生了疑惑。

  “哈利是格兰芬多的学生,怎么可能会蛇老腔?这种天赋据记载,应该只会出现在海尔波或斯来特林的传人身上才对呀,他明明是尹格诺图斯的后人,这完全不合理呀……”

  面对这奇怪的发现,安度因不禁陷入沉思。

  “难道说,蛇老腔只是一种特有天赋,其实跟血统没什么关系?”

  “还是说,哈利跟海尔波或斯来特林有着什么特殊联系,但要说这种联系,我唯一能联想到的也就是伏地魔了,这家伙才是斯来特林的后人来着。”

  过了好一会,百思不得其解的安度因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先不想这么多了,现在的信息实在太少,强行解读得到的答桉也不切实际。”

  “现在要做的,还是找哈利把事情弄清楚。”

  安度因打定主意,随后便离开办公室,重新返回了训练广场。

  而此时,战地副本中的对抗也已经产生了结果,果然最终进攻方还是取得了胜利。

  这会,被传送出来的双方巫师,甚至都没来得及庆祝或沮丧,就纷纷躺倒在广场空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新鲜空气。

  这一仗他们打的实在是太累,本来双方巫师的实力就旗鼓相当,最后更是用硬实力拼到最后一刻。

  在战场中时,大家由于精神上的亢奋,以及意志力还能坚持着战斗,等一出来,所有人卸下那股劲以后,顿时就坚持不住了。

  而看到安度因出现,身体素质比较强的伍德挣扎的爬起身,有些不服气的抱怨道,“教授,为什么我们战斗到最后的时候,那些自爆蛇会莫名其妙的失去控制啊?要不是因为这点,这场战役的胜利应该是属于我们的才对!”

  “这件事的起因我全程都看到了。”安度因面对伍德的抗辩,只是澹澹的回道,“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里头不是由意外因素导致的,那些自爆蛇也没有出现故障,发生的一切都是合理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