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被凌迟处死后,哥哥们都后悔了

第471章 拿捏

  “可真是笑话,你们南罗的皇室之前就已经被耶律麒自己折腾得几乎玩完了,囚的囚杀的杀,你们还想着怎么光复?”谢芙冷哼一声道:“本宫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

  “来人——”还没等谢芙说完,水竹立马道:“皇后娘娘,奴婢有事情要和您禀报。”

  “哦?”谢芙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道:“你且说说。”

  水竹犹豫了一下,压低了声音道:“奴婢只能和您说。”

  “那本宫凭什么听你的?”谢芙挑眉。

  水竹咬了咬牙道:“此事事关重大,牵涉之人众多,奴婢怕在这里说,尚未说完,便死在当场!还请娘娘谅解!”

  谢芙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随后笑着招了招手:“你到前面来说罢。”

  有人给水竹解开了绳索,水竹低头应声,走上前去。

  谢芙身后的雅月绷紧了身子。

  水竹几步走进前来,刚要凑到谢芙的耳边,手中便多了一把手指长度的细匕首,猛地朝着谢芙的心口扎了过去!

  谢芙似乎是早有预料一般,身子往后一错,雅月立马上前顺势一折,将水竹手中的匕首给夺了过来,直接卸了她的手腕。

  水竹脸色猛地变化,雅月见状,道了声不好,便伸手又卸下了水竹的下巴。

  水竹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雅月从她的牙齿中取出了毒药,却什么都做不了。

  谢芙冷哼一声道:“正当本宫信了你的鬼话?来人,把她们两个押下去,严加审问!”

  “是!”

  现场很快就被打扫干净了,却没有人再敢吭声。

  谢芙面上的笑容温和了不少:“众位随意坐吧,本宫请了宫外的戏班子来,大伙儿一起热闹热闹。”

  她率先拿了戏本子点了戏,那边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气氛才算是微微和缓了一些。

  随后,谢芙笑着问道呼罗夫人:“不知道呼罗夫人喜欢听什么?”

  她把戏本子给了呼罗夫人,呼罗夫人立马受宠若惊的双手接过,随后笑道:“承蒙皇后娘娘抬爱,人老了,就喜欢听些热闹的,倒不如听一折打金枝好了。”

  “好。”谢芙笑道。

  有了呼罗夫人的配合,众多夫人小姐也十分的配合的听起戏来。

  约莫听了小半个时辰之后,谢芙便有些累了,借口更衣,这才往后殿走去。

  “主母,您刚才那样未免也太冒险了。”出了冬暖阁,雅月才有些不赞同的道。

  谢芙眨了眨眼睛,俏皮的道:“这不是知道有你在么?”

  “若是主子知道了,定是会心疼您的。”雅月嘟嘴道。

  “若不这样,咱们怎么能逼着水竹水雁二人在众位夫人面前露出马脚?”谢芙轻笑道:“这件事解决了,我的心病便算是去了一块了,就算到时候老五和老七来了,也不担心这些人会出幺蛾子了。”

  “您啊,就是能够为所有人着想,却偏偏对自己最为不在意。”雅月叹了口气道。

  正当二人说着话呢,却听到旁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皇后娘娘交代的事情都办的怎么样了?”是胡玉姬。

  “小姐,都已经准备好了。”说话的是小玉。

  “那就好。”胡玉姬松了口气道:“你再让人把里里外外都检查一遍,千万不能让皇后娘娘再操心这样的事情了。这次皇后娘娘不计较是她为人宽厚,若是再出一次这样的事儿,怕是我这个女官也不要做下去了。”

  “是,奴婢自当尽心竭力。”小玉低头应道。

  等到她们二人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谢芙这才出声道:“希望我没有看错胡玉姬。”

  她在后殿转了一圈,这才回去,看戏的人已经少了不少,不少人在园中赏梅,谢芙便没有打扰她们。

  左右这一次赏梅宴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想来她这个大兴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些贵妇贵女心中已经有了个轮廓。

  而她对胡玉姬的看重,众人也都是看在眼里。谢芙借口有些累了,只坐在那里休息,不少人不便打扰她,便都围着胡玉姬恭维,甚至有不少贵妇直接向胡玉姬抛出了橄榄枝,想要和胡玉姬谈一谈婚事。

  胡玉姬游刃有余的处理着和众位夫人小姐的人际关系,一转身,却看到了谢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立马机灵的走到了谢芙的身边,亲力亲为的给谢芙斟了茶,随后笑道:“娘娘的茶水凉了,臣女给您换一杯。”

  “多谢。”谢芙点了点头,而后笑道:“胡妹妹做的不错,本宫有些乏了,你便替本宫在这里招呼众位宾客好了。”

  “是。”胡玉姬立马恭敬道。

  “恭送皇后娘娘。”众人起身行礼,谢芙缓缓上了软轿,只觉得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宴席,她是觉得累的。

  不过好在也快结束了,老五老七来了之后,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回到了地黄宫,阮绵绵便哒哒哒的跑了出来,挽着谢芙的手道:“师姐姐去参加宴会了?可好玩?”

  “没什么意思。”谢芙看到阮绵绵便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最近的事儿都忙完了?”

  “自是忙完了的,不然总不能让师姐姐来做嘛。”阮绵绵鼓起腮帮子道:“师姐姐要去瞧瞧在南罗的音律阁成员么?”

  “不用,你处理好就好。”谢芙道。

  “那好吧~对了,他们让我给师姐姐带了好多礼物,我都让人给师姐姐送到库房去啦。”阮绵绵笑嘻嘻的道:“对啦,听说南罗在腊月会有很多的节庆活动,师姐姐要不要一起去玩?”

  雅月忙道:“如今主母的身子重了,怕是不太方便。”

  “我知道的。”阮绵绵嘟了嘟嘴道:“可是很多好玩的都是只有在南罗民间有啊。我们多注意些好不好?派好多人跟着保证安全就好。”

  谢芙心中一动。

  最近她以皇后的身份端的太久了,若是能隐藏身份出去玩一玩,似乎……也挺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