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凶灵秘闻录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不慎惨死

凶灵秘闻录 北极猎手 6950 2022-09-23 07:11

  以上逻辑固然无错,可,为什么啥都没有?为何全程看不到绊倒自己的东西?

  环视着空无一物的走廊地面,范志勇顿觉茫然,加之本身胆量欠佳,果然,看了片刻,见身后啥都没有,男人哪敢继续滞留?打了个哆嗦,旋即手脚并用起身就跑,再次冲向走廊出口,然后……

  噗通。

  “呜!”

  诡异的情况发生了,就在范志勇仓惶起身意图狂奔下一刻,他,再度摔倒,再次被脚下某物瞬间绊倒!

  随着身体失衡再次摔倒,终于,本就心慌意乱的范志勇怕了,被连续两次的无故绊倒吓了三魂离体七魄升天,维持着心惊胆颤,男人依旧如最初般快速回头,可是,回头看去,身后依旧空荡,地面除散落着少许废纸外,整条走廊空空荡荡。

  “啊,怎,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由于实在搞不懂期间发生了什么,当第二次无故跌倒后,范志勇崩溃了,被眼前的诡异现象吓到腿软,甚至吓得他没有力气重新起身!除身体无力瑟瑟发抖外,满是煞白的脸亦进一步朝惨白靠拢,同时嘴角抽搐自我询问道:“有什么?这里有什么吗?”.

  走廊里到底有什么或许神仙知道,可能上帝也明白,但无论怎样都轮不到范志勇摸清真相,也正因如此,待念叨了几句毫无意义的问题后,维持着心惊胆寒,范志勇颤颤巍巍离地起身,而后盯着双腿缓慢行走,眼睛时刻锁定双腿。

  不错,为了避免再次摔倒,范志勇学聪明了,他不在急急忙忙仓惶奔跑,转而盯着双腿缓慢移动,全程监视脚下地面,若期间再有意外,那么他定然能第一时间目睹发现。

  于是……

  哒,哒,哒。

  怀揣着极度惊恐,范志勇被迫展开了缓慢前行,一边瞪大眼睛紧盯双腿一边亦步亦趋途径走廊,还别说,这招果然有效,在眼睛的时刻监视下,神秘的摔倒至此消失了,范志勇也确实凭借此招脱离走廊,脱离了漆黑阴暗的西区走廊,来到了空旷压抑的3楼大厅。

  哒,哒,哒。

  (快了,就快到楼梯了,马上就要抵达对面的楼梯台阶了,坚持,坚持下去,速度慢点没关系,只要能离开医院就是胜利。)

  内心在不断鼓励着自己,视野正死死锁定着双腿,靠着这一移动方式,范志勇仍在前进,朝对面因不敢抬眼观察而只能大体评估的楼梯方向慢慢挪动着,他一直前进,一直行走,最终……

  他,停住了。

  在明明快要抵达预想中楼梯边缘时突然停下了脚步,就这样毫无征兆瞬间驻足。

  为何要停止步伐不在移动?

  原因?

  很简单,原因并非是范志勇不愿继续行走,不愿继续移动,而是他被挡住了。

  如上所言,由于全程都在低头行走的关系,他的视野大幅缩减,仅能目视身下一小片狭窄区域,也正因视野狭窄的关系,就在刚刚,伴随着双腿不断移动,一双人脚映入眼帘。

  那是双沾满污渍的赤裸双脚,在范志勇的直线移动中自然而然映入眼帘。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对方未曾移动,极有可能一直站在原地,反倒是范志勇主动靠近了对方。

  以上逻辑完全正确,可惜这对范志勇而言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

  他被吓破了胆!

  在发现身前竟赫然站着个人时当场身躯狂抖,瞬间毫毛倒竖!!!

  ……………

  环境像一只深渊巨兽的嘴巴般时刻散发着肃杀气息,这里没有阳光,没有希望,有的只是那压抑死寂的空间与阴森冰冷的温度,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但……

  今晚,情况发生了改变,在这座多年来无人踏足的荒废医院里,目前正上演着很多画面,很多被黑暗遮掩的崩溃绝望。

  3楼,空旷漆黑的大厅里,手电定格于脚于地面,视野定格于脚下地面,原本正缓慢行走的范志勇突兀停住了,其后就这么低头不语注视下方,盯着身前双脚,看着那近在咫尺满是赤裸人脚。

  滴答,滴答,滴答。

  “额,啊,啊……啊……啊……”

  仿佛被天雷瞬间击中,此刻,注视着眼帘中站在身前的赤裸人脚,范志勇凝固了,宛如被点了全身穴道般身体猛然紧绷,动作就此终止,接着,他的瞳孔开始收缩,他的背脊冒出汗液,他的头发更是如连通了电流般根根竖起,和不断流淌的汗珠共同解释了何为恐惧,恐惧中,身体持续抖动,喉咙上下起伏,继而发出一阵阵没有意义的低沉呻吟。.

  范志勇恐惧到极点!

  被眼前毫无血色的赤裸人脚惊骇到崩溃极限,这一刻,范志勇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的大脑成为空白,完全并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所以他只能凝固,只能呻吟,继而像一只被猫堵住的老鼠般颤栗祈祷,祈祷对方离开,祈祷对方能善心大发放过自己。

  结果……

  他的祈祷只成功了一半,之所以用一半形容,那是因为对方没有离开,依旧竖立在自己身前,但也仅仅只是竖立,对方自始至终没有动作。

  “咕嘟。”

  时间在分秒流逝,疑惑在逐步加深,最终,待持续凝固了大概两分钟后,眼看人脚没有动作,不知是疑惑促使还是好奇逼迫,咽了口唾沫,范志勇颤颤巍巍缓慢抬头,抬头看向双脚主人。

  伴随着视野缓慢上移,他逐渐目睹了对方除头颅以外的身体,继而发现身前是个女人,一名身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她的衣服破破烂烂,她的皮肤完全纯白,皮肤固然纯白如雪,可纯白的皮肤却遍布着和双脚一样的血迹污渍,没有人知道女人到底是谁,更无人知晓女人从哪冒出,有的只是凝固,像一尊塑像般站在原地无声无息。.

  待目睹了女人大半身体后,视野继续上移,移向顶端的脖颈头颅,然后……

  范志勇尿了。

  哗啦,哗啦啦。

  在视野上移到女人头颅位置的那一刻膀胱骤然扩大,旋即大量尿液沿着裤管流淌地面,片刻就汇聚成一滩水汪,至于范志勇到底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血,看到脸,看到了容貌五官,但却唯独没看到下巴!

  是的,此时此刻,映入范志勇视野的确实是张女人脸,但女人却没有下巴,整个下巴完全消失,可也正因没有下巴,女人的口腔完整暴露,暴露出殷红上颚,暴露出上排牙齿,以及那条因没有下巴而吊挂下垂的血红舌头!!!

  “啊啊啊啊啊!”

  哒,哒哒,哒哒哒。

  目睹此景,范志勇先是身体巨颤尿液喷涌,其后就这样猛然发出串刺耳尖叫,尖叫中,男人眼球暴睁仓皇后退,像触摸了电闸般边凄厉叫喊边疯狂倒退,一口气退了整整20余米!

  至于那没有下巴的恐怖女人……

  她,没有动作,没有声音,她什么都没做,只是任凭男人仓惶后退,任凭对方远离自己。

  女人的凝固不动被一直面朝女人频频后退的范志勇看在眼里,确认女人未曾动弹,仿佛找准了机会般,范志勇回头转身拔腿就跑。

  只是……

  才刚一转身,或者说就在视野因转身而离开女人的那一秒,就好像察觉到什么似的,即将跨步狂奔的范志勇竟突兀停止猛然回头,再次打着手电照向身后,可……

  可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范志勇竟当场眼球突出,就见1秒前还距离自己足有20多米的女人此刻距离自己竟只剩10米!

  怎么回事?

  距离怎么拉近了?明明女人全程没有动作,期间甚至连脚都未曾动弹一下,可她又是如何在短短1秒内横跨10米距离的?她又是如何靠近的自己?

  目睹白色女人靠近自己,对面,范志勇傻眼了,本就心惊胆寒的他彻底懵了,被女人的那完全没有过程的突兀靠近吓了肝胆俱裂,他做梦都没想到视野才刚刚脱离对方1秒,女人就已经移动了10米!且更为诡异的是,随着范志勇回头转身投来视野,对面,女人再度静止,重新像一尊雕塑般凝固原地寂静无声,只是用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盯着男人,看着10米外正剧烈狂抖的范志勇!!!

  “啊……啊啊啊啊啊……”过度恐惧让范志勇大张嘴巴急促呜咽,喉咙如开闸洪水般不断释放着崩溃呻吟,额头冒出的冷汗更是如下雨般接连划过眉宇脸庞,然而也正是由于流汗太多,停滞期间,一滴汗珠流进眼睛,导致他下意识眨了下眼。

  试问眨眼速度有多快?而眨眼又能消耗多少时间?.

  标准答案是零点一秒,是的,人类的自然眨眼是速度最快的动作,往往仅需零点一秒即可完成一次眼皮闭合,别人如此,范志勇同样如此,介于额头汗珠流进眼睛,范志勇本能眨了下眼镜,可谁曾想,也恰恰是这仅有零点一秒短暂眨眼,当他恢复视野凝视对面时,却见女人竟再次近前,再度缩短了距离,对方就这样从早先的10米间隔缩减至5米,或者说距离范志勇只剩5米!

  仅仅零点一秒的未曾注视,女人再次移动,仍以完全没有移动过程的方式莫名横跨了5米距离。

  和上次一样,这次的诡异画面依旧被范志勇尽收眼底,接下来……

  “不,不,不……不要……不要靠近我啊……”

  男人的恐惧达到顶点,在发现白色女人竟再次凭空靠近的现实后屎尿齐流,不错,由于两者距离仅剩5米,他再次目睹了女人那足以让任何人恶梦缠身的可怕外貌,那张因失去下巴而裸露在外的骇人口腔就这样近距离展现眼帘,如果可以,他绝不会看这张脸,甚至会发疯狂奔远离这张脸,但遗憾的是,他不看不行,因为他已经隐隐明白了,从接连两次的亲眼所见中若有所悟!

  “呜,呜呜,我只是个卖鱼的小贩,我和你无冤无仇,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放过我,求你放过我……”哭泣在恐惧中犹然而生,眼眶在崩溃中泪如泉涌,但无论他如何哭泣如何哭求,对面,女人没有动作,没有反应,依旧如塑像般凝固原地无声无息。

  至于范志勇……

  他,瞪圆了眼睛,在连续两次的可怕经历中暴睁眼珠盯着女人!期间既不敢回头又不敢眨眼,因为他现已知道移动视野的后果,或者说他已然明了不看女人的结局,所以,他在硬撑,就这样一边打着手电照射女人一边瞪着眼珠紧盯对方。

  果然,由于脑海现已有所明悟,加之视野一直锁定对方,随后时间里,白色女人不在移动,不在靠近,话虽如此,可范志勇却清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就算视野能防止女人继续靠近,可自己呢?自己终究是人,是生物,而但凡生物总有无法坚持的时候,更有难以为继的时候,由于自始至终不曾眨眼,此刻,范志勇以眼珠干涩遍布血丝!他的眼球隐隐作痛,他的瞳孔隐隐模糊,他,愈发难以支撑!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在这么下去我会死,我百分之百会死!)

  眼球的愈发疼痛让范志勇意识到的大事不妙,预感到了死期不远,很明显,在连续数分钟不曾眨眼的折磨下,他快不行了,逐渐坚持不下去了,于是……

  哒,哒,哒。

  范志勇动了,在视野紧盯白色女人的前提下迈动双腿开始后退,手电则更是牢牢照射着对面女人,唯恐黑暗屏蔽视野无法目睹,而此刻,范志勇就这么锁定女人徐徐倒退,以面朝女人的姿态缓缓倒退,远离对方。

  是的,这是个好办法,一个对范志勇而言极其有利的应对策略,同样还是个一举两得绝佳策略,此举完全可以在保证视野锁定女人的情况下同时做到远离危险,描述如此,事实亦是如此,此刻,伴随着男人身体徐徐倒退,视野中,白色女人没有动静,没有因视野距离的拉远而有所动作,她依旧如塑像般凝固原地,竖立在原始位置,反倒是范志勇越退越远,越来越远。

  (很好,就这样,这样我就能逃走了,才能彻底摆脱这个可怕女人!).

  许是女人的久无动静让内心萌生了希望,眼见双方距离越拉越远,维持着双目圆睁,范志勇希望顿生,逐渐从最初的极度恐惧演化为此刻的希望满满,他认为这样就能脱离险境,认为这样才能逃出升天,先不提此举是否是否真有效果,但范志勇终究忽略了一件事,一件他不久前曾亲身经历的诡异变故。

  哒哒哒,哒哒哒。

  透过黑暗看向大厅,借助手电环视现场,入目所及,就见范志勇逐渐加快了后退速度,在确认离女人越来越远且早已突破百米间隔后希望满满持续后退,径直退向大厅尽头,而尽头则恰恰连接着一条楼层走廊,这意味着什么?很简单,意味着他只需坚持片刻,只需退至走廊,届时他便有希望逃离险境,范志勇是这么想的,然而……

  退着退着,就在范志勇越退越远且即将脱离大厅的关键时候,他被绊倒了,在脚跟持续后退的过程中突然接触异物,其后就这样在脚下异物的阻挡下身体瞬间失衡,当场仰面而倒!!!

  首先要明白,范志勇之所以后退行走,目的就是为避免女人脱离视野,也只有这样他才能阻止对方靠近自己,可现在呢?随着身体失衡仰面倒地,刹那间,他的视野亦不受控制被迫上扬,伴随着瞳孔视野猛然上扬,至此,原本还牢牢印刻在瞳孔正中的女人身影消失在视野外,在身体倒地的刹那间彻彻底底脱离眼帘!

  噗通。

  “啊!哇啊!”

  当身体倒地的那一刻,范志勇疯了,被硬生生吓成了疯子,恐惧中,他的眼球大半突出眼眶,他凄厉尖叫响彻云霄,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最初绊倒自己的未知异物竟会在沉寂已久后再次出现绊倒自己,且不同于最初两次,这次的身体跌倒足以致命,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饭团看书

  是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绊倒的我啊!!!

  这是倒地时范志勇脑海唯一冒出的念头,唯一冒出的疑惑,当然疑惑归疑惑,不解归不解,可他并不想死,所以他意图补救,打算挣扎,过于浓烈的死意更进一步激发了他的求生本能,事实上身体刚一倒地,仅用半秒,范志勇就已经用媲美体操冠军的速度尖叫起身,可,就在范志勇仓惶起身的那一刻,还不等他调转目光找准方向,他就已经看到了目标,看到了那张没有下巴的女人脸孔,唯一不同的是……

  相较于最初几次总有距离,总有间隔,这一次,女人和自己却是眼对眼,面贴面,以完全没有间隔的方式零距离面对自己!!!

  然后……

  “啊啊啊啊啊!!!”

  一串满含凄厉的惨叫瞬间打破了医院寂静,开始在漆黑阴暗的环境中迸射散播,诚然声音凄厉极其骇人,但惨叫终究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声音消失了,在黑暗的遮掩下销声匿迹,伴随着惨叫消失,医院重归寂静,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

  只不过,黑暗虽能掩盖惨叫,遮掩声息,但却无法样掩盖其发生过的现实,更加难以抹除人类独有的感知记忆。

  同一时间,同一楼层,3楼北侧走廊。

  在这条完全漆黑的走廊边缘,此刻,李天恒正背贴墙壁剧烈颤抖着,和并排而立的汤萌一样双双紧靠走廊,个个面色如土,就这样共同藏匿在走廊边缘。

  至于为何双双恐惧选择隐藏?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声音,正是刚刚那响彻楼层的男人惨叫,虽说全程没有看到画面,全程没有发现什么,但那串明显属于范志勇的死前惨叫却被他俩听在耳里,而惨叫则赫然来自前方大厅,来自那唯一能通往楼下的必经之路!

  毫无疑问,随着空间牢笼自行消失,其他执行者一样,原本被困住的李天恒和汤萌亦瞬间回归了现实,继而出现在医院走廊,仅仅稍作打量,二人就认出了楼层位置,认定自己正待在3楼北侧走廊,先不提空间牢笼因何消失,但事实上无论是李天恒还是汤萌,刚一确定位置,甚至都不用交谈开口,仅仅对视一眼,二人便毫不废话拔腿就跑,径直跑向前方大厅,目标则正是那条唯一能通往楼下的连接楼梯,这是肯定的,也是必然的,诅咒曾声明执行者只需在医院滞留5分钟就能离开,如今都午夜零点了,也就是说只要他俩能离开医院,届时就等同完成了任务,更何况……

  更何况招魂仪式已经结束!.

  由于都曾认真观看过《昆池岩》原著电影,不单何飞额外关注招魂,其他人也一样从那些主播的招魂仪式中看出了倪端,发现剧情是自打结束了招魂仪式后才逐渐变得可怕,逐步变得惊悚,诚然电影里从未解释过内中原因,可只要稍微观察仔细点,其实都能发现招魂是一个自掘坟墓的举动,而那些主播便是在做完招魂后遇到的危险,最后集体死在医院,全程没有存活一人!

  既然如此,那么在明知招魂仪式现已结束,且剧情亦十有八九正在朝危险方向发展的情况下,谁还敢继续留在医院?所以……

  跑!

  趁事态还没恶化到某种程度前尽快逃离医院,只要离开了医院,他们就安全了,就能被传送回绝对安全的地狱轮回站了。

  以上便是回归医院后李天恒脑海的唯一念头,同样也是汤萌脑海的最大打算,也正因急于逃跑,二人才毫不废话拔腿就跑,集体冲向前方大厅。

  只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