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盖世主宰

第二百章凰家乱事

盖世主宰 抱走的鹅 2891 2022-09-23 07:19

  初冬,寒意渐浓。

  走出葬龙山脉,才见外界是一副怎样景色。

  一些树木繁叶落尽,只剩光秃秃的枝丫,这只是相当常见的景象,毕竟已经入冬了。

  但葬龙山脉中,却是一副如春景象,这与龙脉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龙脉汇聚天地之气,滋养其中一切生灵,若非当初苏宸给这片天地下过敕令,建国后不许成精,恐怕就这处龙脉,不知道会养出多少得道成精的精怪。

  繁华京城,蜀国气运汇聚之地,千年间扩建过数次,如今这座鼎盛繁华京城,其面积已不亚于一座葬龙山脉,甚至有犹过之。

  相国府,亦是凰府。

  与京城的繁华人声鼎沸之景相比,府内的气氛似是笼罩着一层阴云,丫鬟伙计微低着头形色匆匆,在他们脸上,看不出高昂的情绪。

  偶有身穿华袍,宫裙身影出现,却也只见他们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层冰霜。

  凰府最近几天情况不太好,好像是有人故意在暗中作祟一样。

  自三日前,府门院墙上,被泼上狗血,水井,厨房里出现脏兮兮的野猫野狗开始。

  一日比一日恶劣。

  第二日,凰家女系年轻一辈,一觉醒来,全被“削首”了!

  女子大都看重自己的头发,可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的一头秀发,现在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圆脑袋,彼时的凰府,有多大的动静,可想而知。

  第三日,又变成了男系年轻一辈,一些人睡醒后,发现自己已经换了地方,有的人在院塘边上,只要翻个身,就能掉水塘里去。

  还有人脖子上被拴上一个活结绳,醒过来起身的时候,绳结被拉动,差点没被勒背过气去。

  这很明显,就是堂而皇之的,在向凰府挑衅!

  可一连三日过去,还一点头绪都没有,这让凰府众人心情如何能好得了?

  主子心情不好,下面那些做仆人的,更得小心行事,万一有个不小心,就得成为这些当主子的出气筒。

  一间装潢颇华贵的房屋中,气氛沉重且压抑。

  “还没有眉目?”

  房间里,正对房门都首座上,坐着一个老者,一身暗金色服饰,看起来尊贵至极。

  就见他端起茶碗,轻抿一口茶水,随即声音平淡的问道,不怒自威。

  他这一声,令左右两边下座之人,尽皆低垂下头。

  见无人回答,老者也不急,神情悠然自在,好似一切都与他无关。

  最终,还是左侧第一个位置上,坐着的,黑色头发中,夹杂着一些白色的男人,忍受不了这股气氛,双掌用力捏住椅子的扶手,呵斥道:“哑巴了!?”

  “平常一个个不是都很能说?”

  一众人,齐齐缩脖子,像个鹌鹑。

  右边,抹座,凰鹏程环视四周,嘴角扬起一抹讥讽,这才是他所熟悉的凰家嘛,对有把握的事情,一个个叫得比谁都欢,生怕功劳被旁人抢走。

  可对没有把握的事情,就是反着来,都不说话,就比谁更能憋,生怕说错一个字,错误落到自己身上。

  当初,他不就是因为这样,才被流派到凌云城那个地方,照拂凌云学府里的小辈么。

  现在即便回来了,也只能居于末位。

  按照以往的惯例,倘若还没有人说话,那么这位家主大人,就要随即抽取一个幸运儿,来充当突破口。

  都是老惯例,老套路了。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凰逸诚目光扫视一圈,这么多年了,这些家人的性格,早就摸得一清二楚。

  “鹏程,你有没有想法,说说看!”

  他漠然开口,语气带着询问,却实际上是命令,今天就是没花,就也得给我说一朵出来!

  本来脸上带着微妙表情的凰鹏程,顿时凝固,难以置信的目光随着转头投向凰逸诚,又是老子?

  其他人见状,低着头,目光却是隐晦瞥向其,眸子中,尽是幸灾乐祸。

  既然有幸运儿出现,那他们就算是安全了。

  没愣多久,凰鹏程赶忙在心中整理这几日发生的事,他可是清楚这位家主的性子,指名道姓了,可就不会给你太多时间,不然就是在浪费他的耐心。

  等耐心耗尽,你也就跟着完了。

  凰鹏程感觉,这辈子,他脑袋都没有转这么快过。

  “我觉得……这些事,会与影子有关。”

  他缓缓开口,想着这几人发生的事情,都是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忽的就联想到“影子”,他们想做到这些事情,很轻易。

  所谓影子,就是那些暗杀组织,他们这些明面上的人,都以此来称呼。

  他一番话,就好似是打开了思路的大门,其余人眼睛皆是一亮。

  对啊,他们怎么没想到呢!

  反正都是影子,锅直接扣他们头上,不碍事。

  “咳咳,老九说得是这么一回事,我也这么觉得。”

  “哈哈,我刚往这方面想去,没想到竟被九弟说去了。”

  ……

  见家主听到这回答,脸色缓和了不少后,一个个一下子都像是恢复了说话的能力一般,个个打着哈哈说道。

  凰鹏程翻了个白眼,转头看向门外,都不想和这些家伙假以辞色。

  等着众人七嘴八舌说完,位于首座的老者,不急不缓的开口道:“那么,你们觉得那一家的影子,最有可能?”

  ……

  场面顿时一静,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慢慢开口。

  是凰鹏辉。

  “会不会…是听雪楼?”

  此言一出,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他。

  凰鹏光出声附和,“似乎,也不是没这个可能……”

  他们兄弟俩雇佣的听雪楼,最近把他们付的报酬给退回来了,同时还得到消息,为了暗杀一个苏宸,听雪楼甚至还损失了一个堂主。

  这…也许是听雪楼在报复。

  “听雪楼?”

  凰逸诚眉头蹙起,问道:“你们谁与听雪楼起冲突了?”

  众人齐齐摇头,谁会没事去招惹这群,眼里只有利益的家伙。

  就在这时,首座老者说话了。

  “好了,还好你们还算不太笨。”

  老者说话时,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凰鹏光两兄弟,“我得到消息,听雪楼在几个月前,接了凰家一单生意,去暗杀一名武宗,为此还损失了一名武王。”

  “不仅任务没完成,还损失惨重,就不许人家报复一下了?”

  说罢,他又端起茶碗抿了一口,随即起身朝门外走去。

  “你们自己商量怎么解决吧,最近圣上,盯我盯得紧,我不适合出手,这段时间,你们也给我安分点……”

  随着他声音传来,人已越走越远,留下屋里沉默的一干人等。

  这位一言可镇凰家所有人的老者,就是当今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公,凰世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